北平和談時,我方如何準確掌握傅作義情緒的變化?

來源:《北京晚報》,作者:方亭

傅的女兒地下黨員傅冬菊在和談中起了積極的作用。她對傅作義在和談期間的動態、情緒變化,具體到徘徊觀望、怎麽睡不好覺,如何在屋內焦慮地踱步,甚至急得把火柴棍放在嘴裏咬等等細節,都及時作了匯報,這些都由電報傳遞了出去。憶在北平地下電台工作

前不久,有媒體就北平解放前中共地下電台的工作情況刊登有關報道,我曾是北平地下電台的譯電員,感覺報道問題迭出,並對地下電台一位同誌妄加評價,與事實不符。該報道內容多處引自我曾寫過的一篇回憶文章,但尋章摘句,多有錯誤。現在一些青年人已不太了解那段曆史,我再寫文章予以介紹。

解放戰爭時期,中共中央華北局城工部先後在北平建立了三處地下電台,它們分別設在東城帽兒胡同2號,報務員趙振民;東城洋溢胡同36號,報務員艾山;宣武門外西草場12條,報務員王超向。趙振民台從1947年5月與城工部電台開始通報。城工部長劉仁同誌從抗日戰爭後期就準備在北平建立地下電台,經過幾年運籌,1947年正式建台。地下電台由地下學委秘書長崔月犁領導,李雪負責技術指導和日常管理。

譯電員“不看”進步書刊

1948年9月,劉仁同誌指示地下電台要做好一切準備配合我軍解放北平。1948年11月29日,平津戰役打響,形勢日趨緊張,地下電台的工作量日增。為了加強譯電力量,12月初,劉仁同誌派譯電員何釗進城。接著,我軍完成了對北平的包圍,切斷了平津交通線。在此情況下,電報就成為主要的聯係手段。我作為譯電員每天兩次在不同的胡同內與交通員交換電報,而電報量增加,城內停電和戒嚴更加頻繁,為了減少電報中途往返,根據特殊形勢需要,組織決定打破報務員與譯電員不能見麵的規定,命我搬到艾山台去住。王超向台已於10月撤銷,並入艾山台。

12月中旬的一天,我告別了西城武定侯胡同27號我的掩護人錢老伯一家,騎上自行車直奔洋溢胡同。進入院中,艾山從屋裏迎出,一看是我,驚喜地說:“原來是你呀!李雪不告訴我是誰,我還向他打聽來的什麽人,脾氣秉性怎麽樣?”到洋溢胡同來,我就到了家,與分別近5年的母親團聚了,組織上派她作為艾山的掩護人。我和艾山是多年的同窗好友,一塊到根據地參加抗日;西單商場北牆外有個賣香煙糖果的小攤兒,這裏是電台交換站,我曾到這裏取送過電報,攤主人吳老頭(吳寬德)到洋溢胡同來給我們做飯;報務員王超向在電信局工作,每天早晨到艾山台來上早班;交通員張彬天天來取送電報,原來彼此不知姓名的同誌歡聚一堂,一個戰鬥的小集體組成了,大家甭提有多高興了。

何釗進城後,住在東城臘庫胡同49號李雪父母的家。我住到洋溢胡同後,每天到那裏與何釗一塊譯報,早去晚歸。每到臘庫49號門外,隻要看到牆頭露出的竹竿上挑著燈籠,就知這是平安無事的標誌,如果紙燈籠不見了,就是報警信號,不過這種信號沒有出現過。那時每晚8點北平就全城戒嚴,大街小巷一片漆黑。一天我出門動身晚了,快到戒嚴時間還沒回到家,家裏人急得團團轉,以為我出事了。艾山把收發報機裝進提箱準備轉移,這時,我正好進門,大家心上的石頭才落了地。組織上決定,我以後不再外出上班,讓我在家裏工作,這樣收發報、譯報也可以就近連續作業。何釗也到離臘庫不遠的帽兒胡同趙振民台去上班。

1948年春,劉仁同誌來電通知,敵人每天出動十輛載有儀器的吉普車在北平城內進行流動偵察,要我們特別提高警惕,不吃飯、不睡覺也要把電台保護好。

保證電台的安全是地下電台第一要務,我們采取了一係列的措施來對付敵人。1、建立三處電台,萬一一處電台出現故障或被敵人破壞,還有其他電台可以堅持工作。電台在一個地方不能時間過久,容易被發現。工作量不大時,三處電台輪流作業,開機時間互相錯開;2、電台的波長、呼號經常更換;3、譯出的收發報一律密寫,用米湯或麵湯寫在紙上,用碘酒一擦,字跡就顯示出來了;4、所有電台工作人員,尤其是報務員、譯電員不參加群眾活動,不去公共場所,不上影劇院,不看進步書刊,斷絕一切社會關係,三處電台不發生橫向關係,報務員、譯電員、交通員不知道彼此的住址和姓名;5、來往電報內容、除了譯電員外,其他人都不允許知道,李雪也不例外。

傅作義把火柴棍放進嘴裏

譯電員使用的密碼,是劉仁同誌與何釗等人共同苦心研究製定的,譯電時有一係列操作程序,電碼本是公開的四角號碼字典。

我搬到洋溢胡同後,電台與解放區電台的聯絡增加到每天三次:早8點、晚8點、夜裏兩點。我每天夜間都要工作,工作完畢。我就將四角號碼字典和亂碼表,藏進沙發靠背下的縫隙裏。為了減輕收發報時的滴答聲,艾山把機器放在床上,下麵墊上棉被,坐在小板凳上的床邊收發報。工作完,她再把收發報機藏起來。劉仁同誌要求電台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因此,北平解放前的兩三個月是地下電台工作最緊張的時期。

平津戰役打響後,電台幾乎每天都發出敵人軍隊的調動,軍用列車的數量、去向等有關情報。由於我譯發此類電報特別多,所以敵人16軍、35軍、92軍、94軍等番號,張家口、新保安、南口、昌平、廊坊、豐台等地名的電碼,我差不多都背下來了。

解放軍為了準備攻城。地下黨接受一項任務,對北平的各城門及城牆的位置、高度、厚度進行詳細調查,再把數據發往解放區。在解放大軍重重包圍之下,北平守敵企圖留一條逃路。1949年1月,在東單搶修了一處簡易的機場。我軍向裏炮擊,但命中率較低,於是地下黨派人直接觀察每一發炮彈的具體落點,然後通過地下電台及時報告,我炮兵逐漸校正,終於用炮火封鎖了機場。

1948年12月初,我軍與傅作義的和談開始啟動。這一年的上半年,在劉仁同誌的部署下,地下黨對傅作義周圍的關係開展了工作,聯係了傅作義的一些親近人物,如傅的老師劉厚同、傅的老同事“華北剿總”副司令鄧寶珊,傅的聯絡處處長李騰九等,還有傅的女兒地下黨員傅冬菊,他們在和談中起了積極的作用。尤其是傅冬菊,對傅作義在和談期間的動態、情緒變化,具體到徘徊觀望、怎麽睡不好覺,如何在屋內焦慮地踱步,甚至急得把火柴棍放在嘴裏咬等等細節,都及時作了匯報,這些都由電報傳遞了出去。聶榮臻司令員每天都到城工部看電報。他說:“在戰場上,像這樣迅速、準確地了解敵軍最高指揮官的動態乃至情緒變化,在戰爭史上是罕見的,它對我軍作出正確判斷,下定決心,進行正確部署是有重要作用的。

吳老頭的糖果被“哄搶”

北平城內聽到的隆隆炮聲逐漸稀疏,城工部的電報都發自距離北平城不遠的通縣。我們知道北平解放的日子不會太遠了。1949年1月29日晚9時,艾山與城工部通完電報後,對方報務員劉文昌用英文打出“請注意,明天老頭(城工部同誌對劉仁同誌的親切稱呼)到你家看望。”艾山不敢相信,又請對方重複了一遍,她高興得一下從小板凳上摔到了地上,這一令人驚喜的消息,使激動萬分的我們一起朗聲大笑起來。勝利來得真快啊!第二天,劉仁同誌果然乘坐吉普車特地到洋溢胡同來看望我們,一口老北京話的司機肖田笑問艾山:“小姑奶奶,你還活著呢?”

在北平解放的歡慶聲中,地下電台完成了黨交給的任務,為和平解放北平,作出了應有的貢獻,三處電台沒有發生任何問題,這在敵人嚴密監測下的大城市是不多見的。現在有些影視劇中的地下電台充滿了浪漫色彩,出現許多驚險鏡頭,違背了地下電台的真實。如果出現驚險,被敵人發現,這是地下電台的大忌。千方百計保護電台安全正常工作,電訊聯絡暢通無阻,這才是我們的職責。地下電台的工作確實有一定的危險性,但我們行動小心謹慎,恪盡職守。我們的工作是嚴肅的,平凡的,生活也是簡樸的。洋溢胡同的住處是組織上連帶家具一起購置的,原為國民黨一空軍飛行員的新婚新居,新翻修的敞亮的房屋,一律西式家具,擺設得也很漂亮,儼然是個富裕家庭,起了掩人耳目的作用。但我們過的是緊日子,家常菜是黃豆鹹菜,穿的衣服有的是借來的,吳老頭放在自己屋子裏的香煙糖果不許我們動,說這是公家的。直到北平解放後,一些同誌到洋溢胡同來,在哄鬧中,吳老頭的寶貝被瓜分了。

1949年3月地下電台的同誌陸續走上新的崗位。我把外衣、自行車送還給錢老伯的女兒。我從解放區到北平後,因為工作需要,李雪曾配給我一塊進口表,看著走動著紅色秒針的漂亮手表,愛不釋手,但是按照規矩,把它和金戒指一起上交了。

現在洋溢胡同的舊址聳立著高樓大廈,報務員王超向,交通員張彬也已告別人世。但62年前那一段特殊歲月一直定格在我的記憶深處。


所屬分類 古今謀淺談

評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