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蔣介石刺殺李宗仁始末,箭在弦上又為何臨時變卦?

1948年11月間,我在昆明擔任國民黨特務機關國防部保密局雲南省站站長時,突然接到保密局局長毛人鳳給我一份急電,叫我把雲南省站的職務交給副站長皮紹晉代理,立刻赴南京另有任用。我從昆明飛到上海後即轉乘火車往南京,他特派保密局總務處長成希超到車站接我,並送我去玄武門到傅厚崗那條馬路上保密局外賓招待所“誠廬”。休息。這個地方當時是保密局專門用來作為與中統局、憲兵司令部、國防部二廳等特務機關首腦開會用的,偶爾招待過美方特務頭子。平日一般外勤省站負責人去南京,多半招待住安樂酒店或保密局開設的珠江飯店,這次卻例外地讓我住入誠廬。我對這種招待感到奇怪,便問成希超叫我到南京有什麽事,他也弄不清,隻聽說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在等我去做。

當天下午我正準備去見毛人鳳時,他卻先到誠廬找我,隻簡單說明這次是由蔣介石指定叫我到南京主持刺殺李宗仁的工作。這個工作原來毛人鳳是叫保密局主管暗殺等類工作的行動處處長葉翔之來主持,並進行了一些布置,後來蔣介石知道葉翔之是個文人出身,一向主持內勤工作,連手槍都不會用,便決定調我這個專幹這類殺人有經驗的劊子手去擔任這一項任務。毛人鳳說了這幾句話之後便邀我一同上車去見蔣介石。

我們從下午三點等到五點多鍾,蔣介石才抽出時間接見了我們。他這次談話態度非常和藹,很親切地問了我雲南站的工作情況和我的家庭情況,最後才問到我知不知道這次調我到南京的新任務。我說毛局長已告訴了我。他便說明決定叫我主持這項工作是關係到整個大局的問題。他當時還誇口說共產黨是遲早可以打敗的,而內部的搗亂是比共產黨更難處理,所以決定采取這個辦法,好使內部統一團結起來一致對外。他還說共產黨隻有一個敵人所以能打勝仗,我們卻有兩個三個敵人,幾方麵要對付,困難就多得多。他一再說明這是關係到黨國安危的大事,叫我絕對不能泄漏,要我從速布置好以後,隻等他一決定行動時,便要絕對能完成使命。末了他還舉出荊軻刺秦王等曆史上的英雄人物來鼓勵我,並對我過去願意冒險到解放區去尋找戴笠失事的飛機,還提出來讚揚我。聽口氣,好像叫我為了完成他這一任務,連我的性命也要在所不惜,我在辭出時也堅決表示,為了不辜負他的期望,任何犧牲都能辦到。他很高興地握著我的手對毛人鳳說:“這是我們最忠實勇敢的同誌,他工作上生活上如有困難,你要盡力幫助解決。”

第二天上午我到保密局,毛人鳳隻找了局長辦公室主任潘其武和葉翔之與我四個人進行商量,連副局長徐誌道都沒有參加。當時決定擔任這一任務的單位叫“特別行動組”,進行的辦法分為兩部分,一是擔任暗殺,一是防止李宗仁離開南京。同時也研究了對其他的幾個桂係頭子也采取同樣辦法來對付。布置方麵由我與葉翔之親自協商辦理,會後由毛人鳳分別通知經理處和人事處,凡是特別行動組要錢要人應盡量滿足需要。

一星期以後,這個組便作了以下的具體部署:暗殺李宗仁的工作由我主持,毛人鳳選派了秦景川、王漢文兩個人作為我的助手。秦一向在軍統看守所中擔任殺人的工作,槍法準確,也很沉著;王為東北慣匪,從小幹殺人越貨勾當,能以手槍射落空中飛鳥;我在軍統中也一向是有名的神槍手。李宗仁當時住在傅厚崗後麵,他汽車進出轉彎時速度很慢,從兩麵同時射擊很有把握。為了偵察他的行動,便在馬路通向他住宅的轉角處開設了一個舊書攤子,一麵可掩護偵察,一麵可以在決定行動時利用這裏多站幾個人不易被發覺。這個地方是由軍統臨澧特訓班畢業的特務吳德厚擔任。

為了防止李宗仁突然離開南京,我們又分別派人在光華門外飛機場附近一條小街上開設一家小雜貨店為掩護,如發現李到機場乘飛機走的時候,立刻報告毛人鳳,通知空軍,準備用戰鬥機在空中將李的座機擊毀。當時桂係軍隊有一部分在安徽,為了防止李等乘火車走,便在江南鐵路車站附近買了一個小木房子,派人擺設香煙攤,監視行動。此外,在湯山附近通杭州的公路上,我們也派了兩個人開設一家小飯館,擔任監視。另外還在白崇禧的住宅對門我們也開了一家小酒館,白的衛士成天到這家酒館裏來飲酒聊天,對監視白的行動很方便。當時隻有監視甘介侯比較困難,他住的街道名稱我現在記不清楚,隻記得附近不易找掩護,而由特務擺上一個流動香煙攤。毛人鳳撥給特別行動組兩部速度最高的小車,準備李宗仁坐火車或汽車離開南京時,可以追到半路上去進行狙擊。

這個行動組最緊張的時候是1949年1月中旬,那時蔣介石正在考慮是暫時退休交給李宗仁來代理還是把李宗仁暗殺後自己繼續幹下去,因為淮海戰役蔣介石的精銳全部被殲滅後,李宗仁還擁有一部分桂係武力,正在趁機進行逼宮的把戲。在那一段時間中,毛人鳳天天叮囑我做好一切準備,以便蔣介石一下命令就動手。當時我和秦景川、王漢文都準備好每人兩支手槍,彈頭內都注入最猛烈的毒藥,隻要射中身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引起血液中毒而無法救治。吳德厚開設的舊書攤上也準備好一支手提機槍和幾顆炸彈,作為掩護和加強行動的用途。毛人鳳怕李宗仁在那幾天不出來,又叫我在李的住宅附近進行勘察,以便蔣介石命令下來立即執行。我也作了一番布置。

直到1月20日,毛人鳳才找我去,叫我馬上結束這個組的工作,把所有擔任監視的人交給人事處另外安置,隻叫我把秦景川、王漢文、吳德厚三個人帶回昆明去,準備必要時再為蔣介石去刺殺他所想要殺掉的人。到了1949年9月,毛人鳳在昆明見到我的時候,還一再提起這件事。他說蔣介石時常後悔沒有在那個時候動手,而留下這一禍根來搗亂。摘自《親曆者講述:蔣介石》,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


所屬分類 古今謀英雄

評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