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門人之爭:蔣經國為執掌台灣情報係統鬥倒毛人鳳

蔣經國與毛人鳳

1950年,蔣介石在台灣自我加冕,恢複了中華民國總統職務。毛人鳳也重新當上了保密局局長。他以為,雖然在南京和重慶的時候,他總要受製於人;如今到了台灣,總算應該苦盡甘來,讓他可以舒舒服服地在情報係統的第一把交椅上終老了。隻是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就在他自鳴得意的時候,卻沒有意料到自己正要麵對一個實力超強的對手——“太子”蔣經國。

敗退台灣後,國民政府麵臨著幾乎失控的社會秩序,強大而有效的特務機關對於他們穩定局麵十分重要。1950年3月,蔣介石任命蔣經國為“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兼任特設的“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蔣經國的官銜雖不高,權力卻超越三軍將領。它既可以命令“台灣保安司令部”等相關部門執行具體命令,又可以通過對情報特務機關人事任免的備案,掌握全島特務名單,說它是台灣情報機關的決策指揮機構也毫不誇張。

蔣經國上台之後,麵臨的就是台灣情報係統已經存在的兩股勢力:其一是台灣原先最大的情報單位——保安處,它是沿襲日占時期駐軍司令部“特務機關”和抗戰時期的“戰區第二處”的編製而設立的;其二是以大陸過來的“中統”和“軍統”係統為班底的保密局。這兩股勢力的頭子分別為:彭孟緝和毛人鳳。

蔣介石和蔣經國都明白,要整合台灣的情報係統,必須先搬掉這兩塊石頭。為了能讓蔣經國盡快上位,蔣介石首先親自出手勸退了中統的陳立夫,其後授意蔣經國多次在公開場合宣稱:“軍統、中統兩大特工組織合為一家,嚴加整肅,統一運籌。”

看到蔣經國親自出馬,彭孟緝不敢托大了。一方麵,彭孟緝隻是一個“台灣省保安中將司令”,當時台灣島“將星如雲”,上將、中將一抓一大把,所以毫不起眼;另一方麵,彭孟緝一直供職於軍隊,在情報係統沒有什麽家底,當初,蔣介石也是希望對毛人鳳有所製約才將他安插進情報係統的。現在有個更大的官壓陣,他當然就要把位子讓出來。所以,彭孟緝是完全按“太子”眼色行事,不敢有半點出軌。

但是毛人鳳卻沉不住氣了。誰願意在春夏辛苦耕耘後,到秋天任他人摘取自己的勞動果實?也許是到了一定年紀,自詡也算是“功臣”了,毛人鳳一反常態,自恃有蔣介石做靠山,居然在國民黨的中常委會上聲稱:“情報工作是很專業的東西,不能讓外行來領導內行。戴老板生前就說過,軍統是10萬人的大家庭。要管理好可不容易啊!”這些話當然傳到了蔣經國的耳中。

但是蔣經國並不急於反攻。此時他信心滿滿,正在編織自己的大好前程。在他看來,毛人鳳再鬧騰,也隻是一隻秋後的螞蚱,得意不了幾天。有老爸蔣介石撐腰,將來保密局總歸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可是很快他就發現,毛人鳳對他不僅隻是口頭的不滿,更是處心積慮地在挖陷阱,想要讓他身敗名裂。

毛人鳳暗中收集了蔣經國的親信毛邦初在美國受賄貪汙的消息,報到蔣介石的案頭上。蔣介石雖然沒有如毛人鳳所期待的那樣真的查辦,但還是把蔣經國給結結實實地教訓了一通,弄得蔣經國好長一段時間抬不起頭來。

這件事激起了蔣經國的鬥誌,他決心要給毛人鳳點厲害看看。這時,毛人鳳的宿敵,國民黨情報老手鄭介民向蔣經國獻了一計:開辦訓練班,召訓新生及複訓保密、內調兩局現有幹部;在此基礎上,將兩局人員混編,以打破兩局長期以來的半敵對狀態,建立現代諜報體製,結束私人割據的局麵。

這是對諜報係統的根本改革,也是對毛氏的“獨立王國”的根本動搖,非同小可,蔣經國不敢擅自拍板,必須蔣介石點頭。而要蔣介石點頭,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蔣經國還是不露聲色,采取挖牆腳的辦法,來了個釜底抽薪。他將保密局二處處長葉翔之拉攏過來,委以重任。這樣一來,保密局內的眾骨幹也紛紛“跳槽”。眾叛親離後,毛人鳳就隻剩個光杆局長。但毛人鳳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得知蔣經國的行動後,一不做二不休,以蔣介石提倡的“整肅紀律”為由,將葉翔之收受賄賂170根金條的罪證搜齊後,準備親自呈報給蔣介石。

葉翔之慌了神,哭哭啼啼地找到蔣經國。蔣經國一驚,忙安慰道:“葉處長不用擔心,總統那裏我去說。這樣吧,你來我這裏,擔任大陸工作處處長。”旋即,他親自趕往蔣介石處,稱:“保密局有個高級特工葉翔之,由於家庭生活困難,收了一點禮,毛人鳳便要嚴辦他。我覺得此人是個人才,過去在大陸完成了許多重要任務,又是初犯,且已經退了賄禮,能不能網開一麵,讓他戴罪立功?”

蔣介石本來就想栽培兒子,今見蔣經國親自說項,更認定葉翔之可以重用,當即便同意蔣經國的請求。不曾料到,蔣經國手握尚方寶劍前腳剛走,毛人鳳隨後便把葉翔之的材料送來了。

不料蔣介石看完材料後卻大為生氣:“你們到底怎麽搞的?葉翔之明明是一個好官員,為什麽非要整他?”

毛人鳳哪敢置辯,灰溜溜地走了。他再一次領教了蔣經國的厲害,終於明白他自己是鬥不過蔣經國的。他有點絕望了。

心灰意冷的毛人鳳突然想到了宋美齡。自從“打虎”事件後,宋美齡和蔣經國因為權力之爭,已漸生齟齬。她知道蔣經國上台,對宋家人十分不利。而毛人鳳的特務係統好歹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勢力,有他存在,多少可以牽製蔣經國的行動。所以宋美齡答應了毛人鳳的請求,替他在蔣介石麵前說了好話。經過宋美齡的調解,蔣經國總算收回了要搞垮保密局的打算。然而,他和毛人鳳之間的關係卻一直十分緊張。

1954年,蔣介石再次改革情報係統,一方麵設立以鄭介民為局長的“國家安全局”,撤掉“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該局直屬於蔣經國任副秘書長的“國防安全會議”,由於主席和秘書長都是兼職,蔣經國成為“國家安全局”的實際領導者;另一方麵以原保密局為班底分別設立仿照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模式的“國防部情報局”和仿照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模式的“司法行政部調查局”。

此外,像憲兵部隊、大陸工作會、海外工作會、駐外武官處等情報機構均定期向“總政治部”及“國家安全會議”報告,接受督導。至此,蔣經國成為全島超過5萬特工人員的“共主”。蔣經國掌握的情報係統,嚴格執行蔣介石“保密防諜”的旨意,延續了1949年5月以來的“非常戒嚴”氣氛,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毛人鳳僥幸逃過了被清洗的劫難,卻再也無力挽救軍統的衰敗之勢了。蔣經國取代了他成為了台灣的“特工王”。

毛人鳳哪裏是個輕易被放平的人,眼看自己幾十年苦心孤詣營造的特工係統日益消散,不禁毒氣攻心患上肝癌,到醫院檢察已成晚期,無藥可治了。老蔣念及他畢竟為他的“黨國”效過力,就送他到美國治療,無奈癌症已到晚期,不久病情惡化。1957年毛人風在台灣滿懷著對人民對共產黨的憎恨之情,也懷著對自己權力喪失的遺憾,走到他罪惡一生的終點。本文摘自《四大特務檔案》,陳達萌著, 來源:人民網


所屬分類 古今謀人物

評論區